分类: 读书

盲点 – 读书笔记






书的开篇有这么一句话:
“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你就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
盲点,最初的意思是眼内的盲点,即是眼内视网膜的神经束汇集中心处,因为没有感光细胞而不能传感视觉,然后引申为社会认知的盲点。

书最开始从我们的眼睛出发,阐述了我们视觉上的盲点和错觉,然后引申到我们的大脑,最后衍生到人类作为一个群体,在群体和社群上的偏见。并且证明,就算我们理智上知道明白这种偏见,但在无意识的自我种,这种偏见依然存在,并且影响着我们的判断和行为。

视觉

从视觉方面,大脑能自然而然地将在纸上及视网膜上的二维图形转化为日常生活中的三维图形,通过思维的自动处理过程,将三维世界中的情形强加到我们所看到的画面中,而意识作为我们思维的反射,将这种幻觉照单全收。大脑在自动处理数据方面是如此自信,以至于人们无法在任何知识或理解等智力层面战胜错觉。至此,让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我们知道在视觉上被欺骗的事物,你会发现即使拥有了相关知识,仍然无法消除那种错觉。

反省思维和自发思维

25年前,大多数心理学家秉持的观念是,人类行为主要由有意识的想法和感觉所支配。现在,大多数研究者倾向于认为人类的判断和行为很少是意识的产物。人们倾向于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观点,而忽略了常规意义上被证实的事实。我们大脑的很多工作都是在自动的、不知不觉的、毫无目的的情况下进行的,是一个高度自动化、擅长融会贯通的机器,一旦它接触到包括文字、图片或复杂概念在内的任何信息,它就会自动联系起一系列与之相关联的信息。

当大脑对一类事件比其他事件更加熟悉时,我们就会倾向于认为这类事件在世界上发生的概率更高。所以人们倾向于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观点,而忽略了常规意义上被证实的事实。

著名的认知错误是由卡尼曼和特沃斯基发现的,它被称作锚定效应,即人的大脑不会凭空搜寻信息,而是以现有的信息作为参照物,或者以“锚”作为基点,然后对信息进行调整。人们能够通过操控锚定价格从而使商品的价格高出或低于实际价值——投资者们对于股票的估价往往取决于其市场价格而非实际价值,这便是金融泡沫长期存在的合理解释。

人们思维长时间存在两个割裂的方面——反省的和自发的。

自发思维对于我们来说,它更加陌生。我们隐约认识到或是感觉到一件事,这种想法或感觉同样会反映到我们的行动当中。不同的是,通常情况下,我们无法解释这些行为,而且这些行为也常常与我们的意识倾向相悖。自发的偏好能指引我们做出意识性不强的决定。但由于有意识的动机无法探寻其理,我们很难对此做出解释。

反省思维包含对任何信念或任何假定的知识形式作积极的、持续的以及审慎的考虑,依据是支持它的理由以及它可能引出的结论。因此,反省就意味着存在一种“有意识的和自愿的努力,以便于在证据和理性的坚实基础上建立信念。

心理学家用“分离”来描述这两种思维系统的崩溃。这个词包含了人类态度和行为的自相矛盾,也是心理学家提出的最有影响力的概念之一。其中一种定义是:大脑中存在的互相矛盾且彼此独立的不同观念。主要是指反省思维的产物及自发思维的产物。这就是存在于意识和潜意识、反省思维和自发思维之间的巨大鸿沟。内隐联想测试就是用来揭示这种差异的,它高效地完成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认知失调理论告诉我们,意识到我们的信仰与行动之间或是两种共存于大脑的信仰之间的冲突,违背了人类追求内心和谐(或调和)的本性。这种违背本性造成的心理不适和旋律中不和谐的音符一样扰人心绪。专家们认同人类意识到自己的思想的比率是很低的。正因为如此,我们应该对自我洞见保持谦卑的态度。

社会认知错误 – 刻板印象

我们并不会把个人完全孤立地看待,人们往往被看成所属的各类社会群体的代表。悲剧的产生是由于不妥的信任以及无根据的怀疑,而这两种判断都是在对方的社会群体特征这一基础上自动做出的判断。

社会认知错误不只局限于基于某人的种族或者民族信息所做出的判断,它源于从心理和社会角度对不同人类群体做出的判断,包括年龄、性别、宗教、社会阶层、性生活、残疾、外表、职业以及性格等因素,其中一些因素更加容易成为人们解释某种行为的原因。我们的祖先生活在相比现在更小、更趋同的群体中,时常面临着客观存在的危险。在这样的环境压力下,他们进化出一种社会选择的机制,以纯粹的求生作为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在我们描述的社会认知错误当中,有很多认知错误都是从前进化过程的胜利果实。

所以通常情况下,我们更容易被事物表象化的特征所吸引,例如颜色、形状和风格,从而不理智地忽视了更加实用的特性。自发的偏好都能指引我们做出意识性不强的决定。但由于有意识的动机无法探寻其理,我们很难对此做出解释。

在同一个大脑中,这两个不同区域的差别看起来并不是毫无规律的。之前在达特茅斯大学进行的另一项实验中,我们得出内侧前额叶皮层的腹侧区域被更加频繁地运用于与我们自己有关的思考而不是他人的。然而,米契尔的实验则说明,当我们猜想那些与自己类似的其他人会怎么做时,同样会利用这片相同的区域。心理学家把这种大脑活动叫作对其他人思维的模仿。但显而易见的是,只有当我们认同其他人时,才会利用大脑的这个区域来思索与他们有关的问题

时刻准备着偏向熟悉的事物,是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动物的根本特征。这点也是依恋、吸引力和爱情的决定性因素。

大多数情况下,作为群体内成员得到的好处都是无形的。这可能也是处于主导地位或多数派群体成员往往在得到的好处被指明时显得尤为惊讶的原因所在。盲点不仅能庇护偏见,也能庇护特权。这样一来,不论是歧视者或是被歧视者,不论是给予特权者还是享有特权者,都意识不到歧视行为的存在。因此,任何为了刻意达到平衡的努力都遇到类似阻力,也就不足为奇了。




发表评论